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 > 业内 >

Ab站“从”军记:为《建军大业》站台,自封影视

导读:对于Ab站而言,活得好的前提是活下去。 7月23日,一边是为期三天、人流量达到近十万的BML线下狂欢活动即将进入尾声。 值得注意的是,Ab站为了活得好在商业变现方面变得越发积极。

对于Ab站而言,活得好的前提是活下去。

7月23日,一边是为期三天、人流量达到近十万的BML线下狂欢活动即将进入尾声。

值得注意的是,Ab站为了活得好在商业变现方面变得越发积极。近一年来,A站和b站在商业变现上的动作不断加大,A站签约破亿广告单,b站在游戏代理上做得风生水起。而此次BML也成了b站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。

另一边,b站董事长陈睿首次针对平台影视剧下架做出了正面回应:“这一次影视剧下架其实是‘自我审查’,是对平台的视频内容进行战略性调整。目前部分符合规则的视频已经重新上线,但整个整改过程要持续至少一至两个月的时间。

在此之前,7月20日A站也对外正式作出声明,称根据上级执导意见,将持续对网站进行严格审查,并且将继续将加强与中央媒体的内容合作,放大主流舆论的传播声音。

一夜之间,所有海外影视剧被下架,对于诸多在Ab站追剧的用户来说,是面临“无剧可追”的致命打击。

假如“自我审查”成立,那这样的“断舍离”则看起来要比上级的监管审查来得更加凶猛。但换一个角度,对Ab站来说,“自断残余”或许会更加保险一点。

严查下,A站与b站都变成了政府的“乖孩子”。

政策监管下的Ab站

Ab站成为政府重点监管对象其实早有征兆。只是监管来的就像龙卷风,让它们有点措手不及。

A站面临到的严重打击可谓接二连三。6月22日,国家广电总局官网发布消息,要求“AcFun”、“新浪微博”和“凤凰网”等不具备《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》的网站关停视听节目服务。

无证经营的A站,意味着将一直处在被审查的阴影中。政策的严管,一方面是促使视频网站内容正规化、主流化,为青少年提供更安全健康的上网环境。但不得不说,过于苛刻的审查制度,必然会对它们的发展造成一定阻碍。

尤其对于商业变现前途还不明朗的Ab站来说,这会是需要耗费很长时间才能跨过去的坎。在生死面前,不得不做出的妥协和让步是必须的。

以A站为例,根据相关规定,超过 15分钟以上的长视频都不能在A站上播放,而在规定出来之后,其网站上影视频道已经消失,也就是说,用户已经无法在首页上直接进入或者搜索影视剧。对于依赖在A站看海外影视剧的用户来说,未来可能将要去别的渠道获取资源。而A站,将可能面临一大拨用户的流失。

一直以来,用户被A站视为未来商业变现可见的重要资源。根据数据显示,A站站内拥有76%的30岁以下的年轻高消费用户群体,移动端数据显示约一半用户使用的为苹果机型,这说明A站的用户具有较强的实际购买力。如果说在政策监管下,原本一部分高消费用户流失,则意味着A站将失去其最核心的竞争力。

另外,b站在6月份实行UP主投稿实名认证,一方面是响应国家政策保障网站的安全,但同时也很大程度地限制了UP主的入驻和发展。对于以UP主为核心的Ab站来说,如果平台管理的调整抑制了他们的发展,则意味着平台的生态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。

娱乐资本论此前了解到,A站在9月份和利欧数字签订了广告合作,此前还和高洁丝合作推出过定制款卫生巾。而这些合作基于非常重要的一点,除了用户属性,就是其平台上的UP主资源。他们独具创意的宣传能力,成为品牌青睐的的重要因素。可想而知,一旦失去他们,品牌方可能也会重新考虑是否要大手笔投入。

严管之下,A站和b站该如何自处?

年轻人的聚集地Ab站要变成主流宣传阵地?

不论有意无意,A站和b站都要向主流靠拢。

BML举办到今年已经是第五届。从第一届的800人到如今10万人次,这样的跨度正宣告着BML不再只是一场核心二次元粉丝的小型聚会与狂欢。

毫无疑问,举办BML的b站,正在逐步向主流人群、主流文化靠拢。

b站的BML证明了对年轻人的吸引力,A站同样也是年轻人的聚集地,根据A站公布的数据,A站76%都是30岁以下的用户。

作为年轻人的主要聚集区,主流文化开始入驻,Ab站也有了“主流宣传”的味道和色彩。

2017年1月2日,“共青团中央”在官方微信上宣布正式进驻b站,“只要中国好青年在的地方,团团 要去看视频、发弹幕、丢硬币、关个注、吐个槽”引发了网友的围观,这个名为“共青团中央”的ID也一下跃升成为b站的红人。

目前,它在b站的粉丝达到35.5万,一共发过411个视频,其中点击量最高的《被国防部深深圈粉了》达到76.5万次。此外,“共青团中央”还在知乎上给予了在b站上线的动画《那年那兔那些事》很高的评价,称它的地位是开创性的。

此外,央视纪录片频道也在2016年年底进驻b站,并且长期占据直播排行榜榜首的位置。它们的渊源起于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。2016年1月,这部献礼片在央视CCTV9播出后反响平平,但2月份却在b站上火了起来,一时间纪录片中出现的修复师们都成了b站的红人。

共青团中央在b站上传了《今日中国,如你所愿》,是一个怀念周总理的视频,片长14分49秒,目前在b站上播放量是44.2万,1.4万的弹幕数量。而共青团中央上传的《日本侵华:不只是杀人》,只有3分26秒,有7338条弹幕,“家国需要我时,就是我参军之日”“中国人,永不为奴”“犯我中华者,虽远必诛”等弹幕强势喷出。

对此,b站董事长陈睿在2016年9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上曾说:“在运营b站的时候,非常深的一个感触是这一代年轻人,90后、00后,他们非常爱国。”

而A站方面,日前声明将继续加强与中央媒体的内容合作,放大主流舆论的传播声音。另外,近日A站CEO刘炎焱一张为献礼片《建军大业》站台宣传的海报,也引起了网友的讨论。在不少网友看来,在遭遇海外影视剧全面下架之后,A站向主流文化靠拢的动作也是相当显现。

而Ab站的宣传效应也得了体现,很多Ab站的用户通过Ab站成为了共青团中央的脑残粉。一位来自普通家庭的用户在2016年初“帝吧出征”事件中开始关注共青团中央微博,后又通过微博第一时间在b站上关注了共青团中央的账号。

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当代文学专业2014级博士高寒凝的观察里,二次元爱国者和以往爱国者的一个最大区别是,他们把国家当成偶像,“当成自己的爱豆,我是它的粉丝,这样来爱的”。而老一代爱国者偏宏大叙事,“有一套非常官方的话语”。

这也是二次元人类的圈层文化所致。“他们的社交不是以血缘、地缘,甚至不是以同学关系为基准来构建,而是以他们的兴趣爱好,这是最大不同,他们在这种新的生活方式基础上,(以二次元的形式)表达他们的民族主义情感。”高寒凝说。

突围战:扛好旗子,也好赚到票子

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面对严格的审查制度,Ab站不仅要和上级搞好关系,同时也要兼顾自身的商业化进程。如何符合政府监管的同时,还要实现商业利益?

在接受采访时,陈睿告诉娱乐资本论,“b站举办BML线下活动不是为了变现,而是为了更好的社区运营,我们要将BML打造成一个线下活动品牌”。在娱乐资本论看来,这其实是一举两得的事。

一场为期三天的BW,有将近10万粉丝到场。在没有做任何广告的情况下,所有门票也在短时间内迅速售罄。这样的成绩,足够说明其平台粉丝的凝聚力,同时她们对于二次元文化的热衷以及购买力也是不容小觑的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BW上出现的肯德基、统一阿萨姆奶茶和中国联通等品牌的展区,也再一次印证了b站在商业变现上的能力,以及其特有的年轻的文化气质对这些传统品牌的吸引力。陈睿表示,这些品牌的入驻也非常配合现场活动的需要,进行二次元风格的改造。

在BML演唱会现场也可以听到主持人的串词,要感谢中国联通,可以让场外的关注买免流量卡,免费看直播。这样的结合,不仅不会让b站的用户反感,同时还能扩大联通的影响力。而未来,他们的商业合作都会是可期的。将线上用户引流到线下交流变现,也不失为一种更长远的发展模式。

A站也同样将商业触角延伸到了线下,A站CEO刘炎焱在接受小娱采访时称,A站在变现方面还是有很多想象空间的,比如线下授权、举办展览、演唱会和粉丝活动。甚至在他的计划中,这些业务将进行线上线下的联动,预计在两年后,线下活动的收入将超过线上的业务收入。而在平台保持稳定发展的前提下,破亿广告单的小目标也不会是难事。

此外,近年来b站在游戏的发行和代理上取得了非常出色的成绩。以其代理的《FGO》为例,在今年5月首次登上了App Store畅销榜的榜首,在当时超越了具有霸主地位的《王者荣耀》。

《FGO》

陈睿透露,b站目前一年推出的游戏在10款左右,同时也在自己研发游戏产品。但他认为做游戏并不单纯是为了变现,而是把它当做内容在运营,只有这样才能促成用户的主动消费。“游戏会成为下一阶段的主要收入来源。”

在政策监管越来越严格的情况下,Ab站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进行突围。在搞好上级关系的同时,也不断加快商业化进程,成为主流文化大军的一员。

犹记得共青团中央在知乎上问答“喜爱日本的文化产品和爱国以及反对日本右翼势力有矛盾吗?”中,曾对违反社会主流价值观的二次元er评论道,“真丢人,你退圈吧!”

对于Ab站而言,抗好旗子的同时如何赚到票子,是摆到他们面前的一道难题。同样都是带着脚镣跳舞,谁跳的好就能跳到最后,对于一直对抗的Ab站而言,也许谁能在监管之下活得更久、更好,才会最后那一个胜利者吧!

 

(责任编辑:Xinz.com)
Ab站 建军大业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  • 扫盲丨2016你必须知道的IT圈十二大科技常

    虚拟现实 简称VR(Virtual Reality),也叫灵境技术,是一套由计算机仿真系统创建出来的虚拟世界。通俗讲,就是使用技术手段,让人身临其境,并可以与这个环境进行交互。...

  • Ab站“从”军记:为《建军大业》站台,

    对于Ab站而言,活得好的前提是活下去。 7月23日,一边是为期三天、人流量达到近十万的BML线下狂欢活动即将进入尾声。 值得注意的是,Ab站为了活得好在商业变现方面变...

  • 映客卖身,易到遭贾跃亭转手——盘点

    除了公开上市这条资本退出渠道以外,「被并购」则成为一些创业公司更为现实的退出渠道 编者按:本文来自 微信公众号 IT桔子(ID:itjuzi521),指导 | Judy,撰写 | Hunfool...

  • 从“巨人”到“老赖”:内外交困的乐视

    去年11月,贾跃亭在A股投资者交流会上,对在座股东称自己是世界上最穷的CEO,没有之一。他解释说,这么讲的原因,是自己把所有的资金都投入到了整个乐视生态的建设...

  • 这么折腾下来,乐视的七大生态系统还剩

    乐视致新是乐视大屏生态中的重要一环,主要是乐视超级电视业务,其以硬件免费的模式赢得了大批用户,2016年以近600万台的成绩跻身市场主流。 7月17日,乐视网临时股...

  • 朋友网已被腾讯关停 问世12年的QQ空间还

    朱小北关闭QQ空间已经两年了。 这两年,她只在前不久的20岁生日那天,短暂地重新打开过QQ空间老同学的生日祝福让他忍不住翻看QQ相册,回忆起自己的中学时代。 看着...